【阳炎xFATE】Summer Times

#本文是FATE阳炎的同人,和原作的设定有区别,可以看做是其他平行宇宙发生的故事。故事发生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冬木市。

#OOC有,私设有,偏心有

#有BUG的话请在评论区后私信给我,我会改正的!

#如果能接受以上设定,就请不要大意的读下去吧!


总字数(计空格):4279字

中文字符:4025字


####


    ——『命运的齿轮在转动着,一切都是命运的必然,可在世界线发生改变后,剩下的未知的未来,拥有理想中的光明吗?』

 

>>>

 冬木市某座房子内

 

“喂,哥哥...你在里面吗?....”双发色头发的少女轻轻敲击着房门,细声询问。少女年纪尚小,未成熟的面孔是稚嫩而又清秀的,虽然少女某些地方已经发育得远超同龄人,但也不能代表她已经长大了。说实在话,她,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

 

“....嗯...进来吧....门没锁....”从房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大概是在吃东西吧?少女抱着这样的心情走进房间里。

 

房间里幽黑一片,只有电脑上发出的微弱蓝光。少年穿着红色的运动外套,戴着黑白相间的耳机,苍白的脸庞上的两只死鱼眼更让人认为这是一个死宅,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少年嘴巴里叼着个面包,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敏捷的敲打着,有节奏的的声响仿佛美妙的乐曲,令人沉醉。

 

“MOMO,怎么了?”少年将耳机摘下来,侧过身子,将嘴里的面包咽下,望向少女的眼神似乎有些淡漠,他问。

 

被称为MOMO的少女将门关上后,呼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正对着少年。“嘛...不就是那个吗!!那个!!!”MOMO手舞足蹈拼命的向少年表明自己的意思,只可惜这是在越描越黑。

 

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般站起来,走到门口,将日光灯打开,又慢悠悠的走回来坐下。“你这么表示我怎么可能清楚啊??.....”

 

MOMO歪着脖子傻笑,“嘿嘿~没办法啊~”

 

听到这里,少年更无奈了。他颇感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是.....圣杯战争的事吧...?..很担心吗?...”

 

MOMO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回来,她苦笑着说,“是啊.....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我们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和其他MASTER对抗啊.....已经不复从前了.....”

 

少年名为如月伸太郎,少女名为如月桃,如你所看,两人是货真价实的亲生兄妹。如月家是冬木市比较古老的魔法世家之一,虽然表面上是普通的生意人家,但私底下却是刀枪火舌的参与者,与表面实在是不符。只可惜,一切都因为那次的事件而画上句号。

 

八年前,那时候的MOMO还是个小孩子,伸太郎也不过十岁出头。那时候的伸太郎也没有现在那么宅,还是个活泼的小男孩。

 

那一天,父亲和MOMO去了大海,母亲因为工作上的事而脱不开身,而伸太郎也不屑于小孩子般的游玩,硬是不愿意动,父亲也只能放任他了,就让他呆在家里守家好了。

 

“叮铃铃——”电话响了。

 

“会是谁啊?”伸太郎将鼠标移到屏幕中央,单击。他无奈地挠挠头,慢悠悠的走到楼下,接起电话,声音有些不耐烦,显然是由于被打扰了美好的休闲时光,他有些恶狠狠地说,“喂?”

 

“请问,你是如月拓笃的家人吗?”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女声。

 

父亲?怎么了?伸太郎皱起眉头,“嗯...我是他儿子,你有什么事吗?”

 

那边的声音明显有一瞬间的晃神,话语断断续续的,有些含糊,她说,“你父亲现在在医院进行抢救了,你妹妹...吧?她也在,请你通知下你的家人,叫他们尽快地赶来.....”

 

欸?.....“父亲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伸太郎朝着电话大吼。

 

那边明显是不知道对方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不免吓了一跳,她慌张地说,“总之,你先来医院,在医院详谈。”

 

“喂!!!!——”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啧....”伸太郎低着头,一咬牙,用自己都想象不到的速度冲上楼,一把抓过挂在墙上的黑色运动外套,匆忙穿上,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就往楼下冲。

 

由于太匆忙了,连鞋子也没有换,穿着家具拖鞋就跑了出来。边跑还不忘记打电话给还在工作的母亲。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不是去海边了吗?!!!伸太郎在心里怒吼。

 

等伸太郎赶到医院的时候,母亲已经到了,正在和医生谈论着什么,神色也是焦虑,眼神不禁往抢救室里瞟。

 

看来还在抢救中.....伸太郎松了口气。

 

可是——

 

“谁是如月拓笃的亲人?”一个医生从抢救室里走出来,向在场的人问,我和母亲赶紧上前去。

 

“怎么样了?!!”我和母亲几乎是同时喊出来。

 

医生看了看两人,深深地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节哀。”

 

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塌了,连同这个家庭一起。母亲一愣,没有想象中的大声哭泣,伸太郎向她望去,却惊讶的发现,母亲眼中充满了悲伤,眼泪仿佛在下一秒就会哗啦哗啦地落下来。

 

母亲在那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多岁,神情编的颓废和遮不住的疲惫,她拍了拍伸太郎的肩膀,温和地说,“你去看看MOMO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我安静地点点头,现在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母亲找到医生,和医生讨论起后事来,像个平常人一样,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伸太郎却知道,母亲的世界早就在父亲去世时就崩塌了,但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她又用瘦小的肩旁硬生生的撑起崩坏的家庭,即使伤痕累累,即使伤痕累累。

 

不能哭泣,不能哭泣。哭了就停不下来了,就彻底地崩塌了,那个世界。

 

伸太郎找到蹲在角落里的MOMO。MOMO坐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从侧面看,她的脸色和墙壁一样苍白,眼神是死一般的寂静,却母亲一样,并没有眼泪留下来。

 

伸太郎走过去蹲下,亲昵地摸摸她的头,用自己都想不到的语调说,“没事了。。没事了。。。”

 

MOMO抬起头,迷茫地望着伸太郎,然后,想打开了一道闸门,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来,哭声在寂静的走廊里被放大数百倍。MOMO抱着伸太郎,像个小孩子般,大声,伤心地哭了出来。

 

哭吧。。。哭吧。。。把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把眼泪哭干了,那么下次就会坚强起来。。。伸太郎拍拍她的背,想。

 

他不是个会安慰别人的人,现在能做的也就只能借个拥抱给她。

 

在医院走廊上,两个孩子,一个哭得惨不忍睹,一个沉默得令人心疼。这是最后一次了。。。伸太郎望着白花花的墙壁这么想,眼角划过一滴难以发现的眼泪,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堙没在哭泣声中。

 

哭完过后,MOMO在椅子上静静地睡着了,眼角上还是红肿着的,不过应该没事了。伸太郎想着,也靠着墙,闭上眼睛,睡着了。这一次,他是真的累了。

 

.........

 

伸太郎是被一阵躁动而吵醒了。他艰难地睁开眼睛,望向声源处,是MOMO。

 

MOMO皱着眉头,不安地扭动着,是做了什么噩梦吧?

 

“...........”MOMO说着什么梦话,声音消得完全听不见。

 

嗯?什么??

 

伸太郎弯下腰,侧身倾听。

 

“.......蛇.....蛇!!....不要...爸爸.......”扭动更加剧烈起来。

 

蛇?伸太郎更加确信了MOMO在做噩梦这个事实,也就没有更加深究。他望向挂在墙上的电子时钟,此时正值:3:00,8月15日

 

这个看似平凡的噩梦,却是这整件事的元凶,可当时的伸太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直到现在,伸太郎都不清楚父亲为何会死于一场溺水事故。身为一个魔术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死去?可这个答案,却没人知道,唯一目睹那场事故的,就只有这父女两人,可是,前者已经死了,后者却没人愿意去揭这道伤疤,这件事也就只好不了了之了。

 

父亲去世后,家庭状况直线下降,又为了帮父亲办葬礼,将储蓄取出来了。结果,最后到了衣食住行都很难解决的超困难时期。

 

身为女人的母亲,为了照顾两个孩子,不得不多找些工作,差点累垮了身子,在MOMO和伸太郎的强烈要求下停止了这样作死的动作,找了份稳定的工作,干了下来。

 

但是仅凭这一点点很难帮助家庭渡过难关。

 

这时,父亲的好友,冬木三大魔法世家之一的远坂家家主向这个家庭伸出了援助之手,亲自上门,表示自己愿意收养MOMO。

 

伸太郎当然知道对方的心思。无非是为了MOMO的天赋而来,不知为何,自从那一次之后,MOMO不管在什么地方,怎么伪装,都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而魔力也是突飞猛涨,对魔术是日益精炼。10岁的天赋无限,未来一片光明的少女,谁不想要啊?

 

母亲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以“想让MOMO自己决定,我只想让她作为一个普通人活着”为由,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男人似乎没有放弃,但也没做什么,只是留下一句话,“如果哪天你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我,远坂家随时随地都为你开放,只要你愿意的话。那么,就此告辞了。”

 

男人彬彬有礼地离开了,最后的那个眼神让伸太郎感到不爽,那种一定会去找他的眼神,真让人不爽。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

 

家道落败,吃穿都很困难,这样的生活,母亲也快承受不住了。

 

第二年,仿佛纠结了很久,MOMO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她瞒着母亲,在私底下找到了远坂家家主,同意了他当年的请求。也验证了那个表情。

 

即使不舍,遵循MOMO的意愿,MOMO成功的成为了远坂家的养女。而伸太郎家也得到了来自远坂家的物质补助,从而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

 

而现在,魔术界的盛事也将在最近开幕,那就是——“第三次圣杯战争”!!

 

MOMO作为远坂家的代表,参与了这次的战争。

 

欸?为什么是MOMO?原因很简单,这一代的远坂家并没有特别出色的魔术师,即便有,年龄也不足以参加。好像是那个孩子吧?叫什么来着?啊对了!远坂时臣!!

 

那个孩子,明明还是个小屁孩,居然像个小大人一样吩咐这吩咐那的,一看就知道长大了会是个出色的人。

 

伸太郎也有见到过他,那是一次去远坂家看MOMO时不经意碰见的,是个很大胆的人。那是伸太郎对他的第一印象。

 

这家伙以后会是远坂家的家主吧?他想。

 

 而伸太郎自己,也不知为何,被圣杯选中了,在教会和人身安全的无奈下,只得妥协,从而参加了这次的圣杯战争。

 

圣杯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伸太郎不止一次想过这个事情,然后就是一阵头疼,这可是件难事啊。本来他并不打算参加这种事情的,他的魔术天赋并不是很好,虽然在智商上可以弥补,但是不管怎么想都好麻烦啊。



也就造成现在的情况。

 

“不过啊~你就这么跑出来真的没事吗?那个小鬼又要吵死了。”伸太郎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说。

 

这一句话仿佛戳到了MOMO的痛处,她马上就颓废起来,像被戳破的气球。“啊!!。。。那家伙简直没救了!!对待年长者居然大吼大叫的,啊。。。。。。”

 

看MOMO的样子,伸太郎也不禁同情她起来,毕竟那个小鬼的恶劣性格他还是略有听闻。

 

“回去吧。。。”伸太郎说,“也不早了,明天就是召唤的日子了,可别召唤出一个弱爆了的英灵啊~”

 

“哥哥你才是吧!!”MOMO不满的嘀咕。

 

她看了看时钟,9点30分钟,的确,也不算早了。是时候回去了。

 

“那么。。。我走了!”

 

“嗯。”伸太郎点头,“下次就是敌人了。”

 

MOMO回过头瞪了伸太郎一眼,“不是敌人!不会是敌人的!!”

 

然后,关门走人。

 

“嘛~大概吧。”伸太郎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不论何时,血缘关系带来的羁绊,都是无法改变的。

 

“真是麻烦啊...圣杯战争什么的.....”伸太郎对着夜空嘀咕着。

 

明天,就在明天了。

                                                                                                        TBC


###

写了好多的赶脚,我也不是都在摸鱼啦啊哈哈哈哈!!!

明天会把大概的设定弄出来的

至于如月爸爸的名字,是根据伸太郎的声优的名字定的,不要太在意啦


评论

热度(6)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