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炎xFATE】SUMMER TIMES(04)

#本文是FATE阳炎的同人,和原作的设定有区别,可以看做是其他平行宇宙发生的故事。故事发生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冬木市。

#OOC有,私设有,偏心有

#有BUG的话请在评论区后私信给我,我会改正的!

#如果能接受以上设定,就请不要大意的读下去吧!


第四章: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梦到奇怪的事情…那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梦境….黑发的我…在学校里…学习…虽然身体不好…却特别开心…总有一个人…会站在我的身边…可我却看不见她的笑容…究竟是为什么…才会出现这样的梦呢…那个人…又是谁?….』

 

###

 

“那么,开始吧。”红衣英灵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清香便在嘴里弥漫。

 

伸太郎受Archer所托,跑上楼去,拿了一副冬木市的地图下来,在茶几上整洁地摆开,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先将各个Master的所在范围在这张图上划出来吧。”Archer看着伸太郎,手上拿着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红色马克笔,“首先,是众所周知的这里——远坂宅邸。”

 

他在远坂家画了一个大圈。伸太郎点点头,这个他肯定是知道的,毕竟他和对方的关系在这里来说还是很微妙的。

 

“远坂家是历史悠远而且还是冬木市的管理者,优势十分大。”Archer顿了一下,“Master,我听说,远坂家的Master是你的妹妹?”带有疑惑的语气。不过这也正常,毕竟Archer刚到这个世界,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嗯。”伸太郎点点头,“不过,不用担心对方会对我们出手,她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所以,我也不会对她下手。”

 

很严肃啊。Archer心想。

 

“那就是,同盟关系?”

 

“唔……”伸太郎想了想,做出一个模糊的回答,“算是吧……我们并没有仔细谈过啊……”

 

也就是连你自己也不确定?红衣英灵挑眉看。

 

“嘛嘛~不用担心啦~啊哈哈!”伸太郎干笑几声。谁知道她家Servant是不是自我主义特别强烈的英灵啊。不不不,不用担心,Momo家的Servant绝对不用担心,不过,另一边的就不一定了。

 

说到自我主义,这让红衣英灵突然皱起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强烈的恶心感和烦躁感涌上心头。Archer甩甩头,努力想将脑中的金色身影甩开。

 

“……这个问题我们姑且不谈论了。接下来是……”

 

冬木市国际机场内

 

“啊嘁!”身穿高中校服的金发人影猛地打了一个喷嚏,这一声响立马吸引了身边的另外一个稍微高大少年的注意,少年穿着奇怪的服装,大概是COS服之类的东西吧,白色的发丝随着身体而摆动着,他看向同行人,淡粉色的眼睛里是如湖泊一样的平静。

 

“Archer,没事吧?”

 

吉尔伽美什揉揉鼻子,心里一边暗自嘀咕谁说我坏话了,一边敷衍着少年,“笑话,本王怎么可能会有事。”

 

“是吗?那就好。”少年露出温暖的笑容,令看的人都不禁温暖了心田。

 

“嘁!”吉尔伽美什别扭地转过头去,在内心里狠狠地将那个骂他的人用王财杀了个几百遍。

 

“?”少年迷茫地歪了歪头。

 

不过高傲如吉尔伽美什怎么可能解释啊?没说话,瞟了少年一眼就往机场外面走去,留下一个背影,这让少年更加迷茫了。只是,在这么迷茫也不能干站着不动吧,加快步伐,少年跟了上去。

 

森林深处,一处破旧的小木屋内。

 

绿色的人影在里面晃动着,除了碰撞声外,还传出了类似于“啊啊已经没有食物了吗?”“果然当初选这里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啊。”“这下又要拜托Rider了。”“不行不行,果然还是得自己去。”的话语。

 

珀尔修斯对天发誓他接下来说的都是真的,都是他亲眼所见的,在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几天,他已经见过自家Master忙来忙去为了补充食物补救下破败的房子收留一些小动物等等等等一系列事情,虽然他不讨厌这样,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他想。

 

——对于圣杯,对于这场战争,Master,你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吗?!!

 

不过,不管怎样,都先帮一下忙吧。圣杯什么的,之后再说吧。“Master,有什么吩咐吗?”

 

“这次就不用麻烦Rider了。”Seto笑着摇摇头,示意不用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尘,沉默了一会,最终做出了决定。

 

——“Rider,我出去一下,有些东西不得不自己动手去买了。那么,在我不在的这个期间,这个家,就请你好好照顾一下吧~”Seto微笑,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

 

珀尔修斯一直在纠结,他到底要不要说自己去就行了呢?最后,也还是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看着Seto的身影,渐行渐远,在视线中完全消失。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唔….这下应该就没问题了!!”Seto摸摸兔子的头,说。

 

让我们回到十分钟前。

 

虽然是为了去买东西而出门的,但看来现在是不可能了吧。Seto刚从家里出来没多久,森林的光线不是很好,但总会有几缕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洒在土黄色的大地上。夏天才刚过去没多久,令人烦闷的燥热仍在,不过相比之前却也已经好很多了。

 

Seto察觉到身后的灌木丛有些动静,不知是敌是友,所以还是得警惕起来。索性,不是敌人。

 

Seto慢慢地靠近灌木丛,用手轻轻扶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眼睛通红的兔子,这是最常见的种类了。不过,Seto注意到小兔子腿上的红色血迹。

 

受伤了吗?他想。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不管怎么样,先将血止住比较好。

 

不到两分钟,就已经简单的把伤口处理好了,印有小花的手帕紧紧地绑在腿上。

 

不过,处理好伤口后,似乎还有一个麻烦事情要解决。他,该怎么将这只兔子送回去??难道要带回家里??不,恐怕不行吧,之后家里会很危险的,不能这样做。难道,只有那个方法了吗?

 

并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案,但是使用那个,对Seto的阴影也不是一般的大,他几乎是一刻都不想用它。可是,他又不能忍心这只兔子就这么呆着啊。

 

深思熟虑后,Seto还是妥协了。

 

只是一会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而且这里又是森林,不会有人的。他想。

 

红色的眼珠在转动着,像拥有自主意识的野兽,犀利的目光和Seto完全不是一个人似的。可明明是同一个人。这种身体被其他东西占领的感觉并不好受,所以他才不愿意使用这玩意。今天是例外。

 

从小兔子那里传来的是无法聆听的心声,回忆也一幕幕涌上。

 

“嗯嗯。是吗?原来如此啊!”Seto听到了,他宠溺的摸摸小兔子的头。

 

接下来,只要把它送回去就可以去买东西了。

 

——好孤独……

 

诶?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少女的声音,拨动着Seto的心弦。是人吗?

 

——谁都……谁都不在了……

 

——一个人…..好痛苦…..

 

——有谁….有谁能来….救….救救我!

 

少女的声音充满痛苦,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Seto毫不犹豫地抱起兔子,往声音的源头跑去。不管怎么样,不能放任她不管吧?总感觉,是很熟悉的人啊。这么想着,发挥自己的运动细胞,Seto全速冲刺,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那个地方。

 

——究竟,在森林的源头,会是什么人在呼救呢?

 

“大家,呜呜,好想念大家啊…..QAQ.”少女低声哭泣着。清风抚过草地,轻轻拂动着她的白色发丝,随机向远处茂密的森林吹去。树叶沙沙的低鸣,小鸟的鸣叫声在空中飘荡,消散。此外便是寂静无声了。

 

当初的场面仍旧历历在目,那时的伙伴,此刻却全部都消失贻尽。记忆却永久地保存了下来,与现在的寂寞相对应,像是在狠狠地嘲讽少女。每天都是从恶梦中醒来,即使是好梦也会在最后变成BE,不管怎么样都是得不到幸福的。

 

——并不是Marry的错噢~

 

诶?少女惊讶地望着四周,并没有人在。

 

——这是命运啊~Marry已经很努力了,所以不要在自责了哦~大家看到了也都会心疼的。

 

可是….他们都….再也看不到了啊…..

 

——不会的撒~一定还会在某个地方相遇的~在那之前,先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如何?

 

恩…..嗯嗯!!像是得到了救赎,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的少女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他。

 

——那么,只能在这里为止了,一定会再见的吧!一定会的……

 

等!….感谢的话还没说出来,只见一抹红色在空中消失,不管怎么大喊也不会有人回答了,知道这一点的少女寂寞地坐下来,可是却不似曾经的空洞绝望。

 

——“那个!!”

 

一个叫声打破这宁静的环境。

 

少女惊慌地转过头去。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着装,熟悉的面孔,这些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了。

 

“请问!!!”Seto怀里抱着小兔子,满头的大汗也来不及擦,剧烈运动后的消耗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的。但是,他还是站直了,大声地向阁楼上的少女呼喊着,“我们能做朋友吗?!!!!”

 

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突如其来的的问题,突如其来的回忆,这些都让让少女有种想落泪的冲动,事实上她也真的哭了起来,不是因为寂寞,不是因为痛苦,是太高兴了。高兴的眼泪。

 

“诶诶!!等等!!别哭别哭!!!!”这下到轮到Seto慌张起来了。他打小就是孤儿院长大的,即使后来被人收养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毕竟Kido不是个爱哭鼻子的女孩,现在遇到这种情况,完全是不知所措啊。

 

——真的,能在次相遇,实在是,太好了!…….

 

那一天,少女对着楼下的少年,露出有史以来最灿烂,最开心的笑容。

                            TBC


#撸了好久终于撸出来了,只有3000多字实在是抱歉了。能维持周更已经是极限了,不过我会继续加油的!

#这章有点渣不要介意!

评论

热度(5)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