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炎xFATE】SUMMER TIMES

#本文是FATE阳炎的同人,和原作的设定有区别,可以看做是其他平行宇宙发生的故事。故事发生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冬木市。

#OOC有,私设有,偏心有

#有BUG的话请在评论区后私信给我,我会改正的!

#如果能接受以上设定,就请不要大意的读下去吧!


第五章:


——『黑夜中的响声,带来的终究只能是鲜血。大地上所战斗的人们,洒下的鲜血是怎样一番风景,那残酷而又美丽的时刻。』

###

 

午后的阳光,像被机关枪扫射过一般,一缕缕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射在石板路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明明夏天快结束了,鸣蝉却还是坚强的挺过一天又一天,歌唱着生命的镇魂曲。清风飘扬,拂过衣摆,吹动心弦。

 

“所以说,你说的那些我完全不懂啊!”身穿蓝色体恤白色马甲的少年一脸不耐烦,冲着身边的青年人大吼大叫。

 

Caster头疼的扶额,都过了多少天了,其他的Master都到了,为什么只有自家的Master还是搞不清楚状态啊?

 

“Master,你真的不明白把我召唤出来是意味着什么吗?”在看到自家小Master十分十分不满地猛摇头后,Caster觉得自己更心累,更头疼了。

 

自己怎么又被小鬼头缠上了啊?真名为梅林的Caster标准新房度望天,淡淡的忧伤弥漫在空气中,随之消散。

 

梅林自视自己魅力挺高的,正直壮年,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哪个女孩子不面带羞涩的看着他。可是,自从那个孩子出生后,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都是因为那个孩子的原因,又接受了上一任王的嘱咐,所以梅林才被迫不得已,一心一意地辅佐她,自此以后有上了一条奶爸去哪儿的不归路。没错,你没想错,那个孩子就是小时候的亚瑟王,阿尔托莉亚·潘德拉贡。好不容易收到了圣杯的邀请,可以暂时离开王宫,可现在,似乎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啊。

 

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来,一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惊呆了的小男孩。

 

Oh!No!

 

为什么又是孩子?!难道我这一辈子都逃不过奶爸的诅咒啊!!而且这次的比上次的更加叛逆了!这不科学!!圣杯你一定是在逗我玩!梅林泪目。

 

不过,抱怨归抱怨的。该认真的时候也必须认真了。“Master,你想救那个女孩吗?”

 

Hibya一愣,像被浇了盆冷水,突然冷静下来,Hiyori…Hibiya在心里喃喃着。他日思夜想都想找回来的人儿,不能让Hiyori一个人呆在那边!这是一股信念,正是这股信念吸引了圣杯,所以圣杯选择了他。或许,有什么东西从那场车祸以来就变得不一样了,不论是身体上的改变,生活的改变,还有内心的长大。在那时刻就意识到了,不得不长大了。

 

“Hiyori?!!怎么才能救她?!!告诉我!!!”Hibiya疯了似的,抓着梅林的衣服不放。着急的神情清晰地显示在脸上,丝毫没有隐藏。

 

“获得胜利。”梅林苍白的嘴唇里吐着几个词来,他撑着手上的法杖,眺望着,一片黑暗弥漫。“唯有获得胜利,取得圣杯,愿望就会实现。圣杯就是这样一种东西。”

 

“卧槽大叔你刚才不早说!!”迷途的羔羊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Hibiya1在这几天疯狂地乱闯后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差点没喜极而泣。将Hiyori从那个鬼地方带回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甚至连那个地方是哪里,怎么去都不知道,更别说踏过重重困难了。

 

——大、大叔?!!我?!!拜托!我才25岁哪里大叔了?!!!梅林眉毛一跳一跳的,他发誓,要不是眼前这位是自己的Master,叫我大叔,他绝对会喷死他的,狠狠地喷死他的。

 

只可惜他是没这个机会了。。。梅林有些哀怨地想。

 

“喂喂?!!!大叔!!!——”超大分贝的声音穿过耳朵,一下子将梅林震得个措手不及,他的确放松了一点,居然犯这种错误。

 

“大叔!你在想什么啊?快说啊!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孩子就是心急。梅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先看看局势啊,Master。太心急可是救不了那个孩子的。”

 

Hibiya似乎对这一套很是受用,立刻安静下来,眼神里充满渴求,像个求学的小学生一样。

 

“那么,接下来首先该做的是……”

 

。。。。。。

 

——“嘭!!!!!”一声巨响在悄然无声的冬木市响起,大地仿佛都在震动着,发生了什么?地震?这是每个普通人心理所疑惑的。但对于正在参加圣杯战争的人们来说,这一声巨响,意味着风腥血雨的日子即将到来。

 

“啊拉啊拉~~”带着兜帽的Kano有些嚣张的坐在天台上,神情满是戏谑。他望着声源处的方向,微微偏过头,看着身后早已换装为从者状态的少女,笑说,“这次,最先忍不住的会是哪家的Master呢?~”

 

金发少女看了看远方,时间才过了不久,并没有其他Master赶往,不过,发出这挑战的,是….“Saber和他的Master?”

 

“BINGO!看来Saber家的Master是最先忍不住的啊~真看不出啊,那个小姑娘,真不愧是远坂家的代表,作为东道主的邀请吗?Ruler,怎么样,有没有想去玩玩的冲动?”Kano笑着说,眼睛里闪烁着激动不已的光芒。

 

“Master,我认为这第一场战斗我们能避免还是避免吧,毕竟目前为止还没人知道有Ruler这个阶职的存在,明哲保身。”金发少女面无表情地说,真实中肯的建议啊。Kano想。

 

“啊哈哈哈~开玩笑啦~开·玩·笑!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所以啊~贞德,放心吧~”Kano看着如此严肃的从者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就差点没滚下去了。

 

贞德皱起眉头,她对于自己的Master的心情总是不清楚,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几天都是这样的。出门也不告诉自己,做了什么也从不说出来,有时候会很伤心的回到家里望着天花板但却什么也不肯说只能默默站在旁边。到底自己是从者还是Master是啊!侦查什么的也是Master在做。贞德眉毛都快拧成一团了,她真的挺为Master担心的。

 

暮然,一团黑影向自己砸来。Kano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了,凭借身高的优势,轻轻用手指将眉头揉开。他用调侃的语气说:“呀~贞德还是笑着比较好看呐~不要皱着眉头嘛~~”

 

贞德知道眼前这货是在调戏自己,也就任他去了。继续面无表情状态。

 

另一边,

 

“呐~Saber,你说等下会不会有很多从者来啊?”Momo有些担忧的看着Saber,虽然发出挑战是他提出来的,但是稍微冷静一下后突然觉得这是一个鲁莽的决定,胜则有很大的收获,输了可就麻烦了。即使自己手上有最强的Saber,也不免有些担忧。

 

“没问题的,Ma….Momo。拼上骑士之名,我也会守护你的,至死不渝。”Saber早就换上铠甲,时刻保持警惕,对周围的一花一草的动静都异常敏感。

 

嘛~虽然我很感动啦~但是Saber啊,没必要这么认真吧?Momo无奈的看着Saber,在心里想。她可不敢说出来,要不然肯定会被说教的。

 

“Momo,退下!!!”突然,Saber拔出胜利誓约之剑,猛地挥手示意Momo退远点,有敌人来了。

 

“诶诶诶?!!!——”被突如其来的大喊吓了一跳的Momo差点没摔倒,但是凭借敏捷的动作也赶快恢复过来,连忙躲在Saber的身后,提高警惕,面对未知的敌人,准备战斗。

 

“来了!!!!”Saber双手握紧了剑,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她早就用风王结界笼罩在上面,让其他人看不出剑的本体,从而到达隐藏自己的目的。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鲜红色的影子往Saber方向冲过来,一近身就是一段连击,这分明是不打算给对方任何一点机会。

 

Saber有些吃力的挡着,不得不说这个突袭来得很是时候,几乎是在她有微微一丝的放松的那一瞬间,没有多年的作战经验是无法判断出来的。对方也真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不过,这是Lancer?。。。。。。

 

使用双剑的白发男人和身披铠甲的金发少女在在战斗着,才过了一会儿就已经交战不知多少回合了。

 

突然,白发男人往后大退几步,与Saber隔出一大段距离来。Saber刚稳住脚,就意识到有点不妙了,对方要做什么?危险的警报声在心中拉响,毫无犹豫的,Saber冲向白发男人。

 

男人嘴里叨念着什么,——

 

“Iam the bone of my swor .(吾为所持剑之骨。)

 

Steel is my body,andfire is my blood.(钢铁为身,而火焰为血。)

 

I have created ove……..”

 

“Archer!!!!住手!!!!!——”一声大喊阻止了这场战斗。

 

Archer皱了皱眉,对着Saber耸耸肩,随即停下了咏唱。接下来该怎么解决啊,Master的抱怨。想到这里Archer就更加苦恼了。

 

“Archer!”伸太郎气喘吁吁地跑到Archer的身边,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身为一个宅男能赶上了而不是累死在某个不知名角落也算是了不起了吧?

 

Saber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她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突然袭击,她必须保证Momo的安全。

 

不过,——使用双剑的Archer可真是少见啊。

 

“哥哥?!!”Momo惊讶地看着自家哥哥。

 

诶?Saber睁大双眼,看了看Momo又看了看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少年,这两人,是兄妹?!!

 

“Archer!我才刚离开不久你怎么能抛下我了!!而且居然还和其他Servant打了起来,我很担心的!!!”啊,伸太郎第一次觉得拥有一个独自行动能力强的Servant不一定是件好事。

 

听到有人惊呼了一声,伸太郎转过头去,看着橙发少女,也是十分惊讶。“Momo?!!你怎么在这?!!”

 

“哥哥,这该我问你吧。。。”Momo无奈的扶额,幸好不是敌人啊。吓死她了,不管怎么专注,一放松下来整个人后软了下来。这可是第一次的实战。

 

愣了好一会儿才搞清楚状况的伸太郎狠狠地向自家Servant投去一个白眼,不过被Archer很愉快的忽视了。那样子分明是在说,我只是听到这里有动静才过来看看没想到是Saber就顺便打了一架。

 

口胡啊!!!伸太郎怒掀桌子(╯‵□′)╯︵┻━┻。

 

“Archer!你已经知道对方是Saber了对吧?!明明知道了对吧!!”伸太郎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说。

 

Archer仍旧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这使得伸太郎更加愤怒了。

 

“嘛嘛~~”Momo在一旁笑着圆场。

 

此时的Saber已经收好了剑,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虽然知道这两人不会是敌人了但对于Archer她还是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曾相识的心情,很微妙啊。

 

“你刚才到底想干什么?”Saber质问,她分明感受到了杀气。

 

“没什么,只是为了打探一下未来的对手实力如何罢了~”Archer满不在意的说。

 

“你!……”Saber1哑口无言,也许是她感受错了也说不定。

 

她听见Archer冷笑了一声,“不过,现在可不是闲谈的时候啊。似乎某些不速之客也来了啊。可别放松啊,骑士王。”

 

还没来得及提问Archer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明明她已经隐藏得很好了。但是下一秒,杀气突然弥漫在空气中。这让Saber不得已再次拔出剑,对付敌人。这次可是真正的敌人了,可不是开玩笑的。“Momo,准备战斗,不要放松了。”

 

这边也同样如此,虽然没那么和谐。“Master~保护好自己哦~接下来的敌人可有点难办啊,可别死在这里~”

 

“啊啊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啊!!”伸太郎胡乱的大叫着,但也摆出防御的姿态,他的魔术等级不是太高,但也不是太低,处于中等水平。对于这种级别的战斗可得小心应付。

 

“哼。杂种们。”一个金色的身影从高处慢慢出现,金色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夜晚。猩红的双眼微眯着,不屑地看着底下的四人。

那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评论(7)

热度(7)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