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年,约否?》1、2

#CP未确定,目前有想法的就是:乐夏乐,谢沈,苏越,恭觞,还有我×闻人(什么鬼)

#人物OOC有,原创人物有,不明生物串场有,受不了的请点右上角的红叉叉。

#慎入慎入慎入重说三

#感谢亲爱的你的食用

1.

烛龙大学是一所带有传奇色彩的大学,为什么这么说呢?

你见过哪所大学能将普通食材做成生化武器?这一技能恐怕只有地球村的黑塔大学的某位粗眉毛死傲娇才能媲美吧。你见过那家大学能有奇怪的偃甲在校园里破坏?除了隔壁FT大学的某拆迁队。你见过有那所大学有自家的酒窖?最重要的一点,明明全校人都心不在焉无所事事除个别勤勤恳恳大部分性格特异而毕业任职率却大大高于其他学校并且全校上上下下不是美女就是帅哥不是基佬就是秀恩爱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不过不要紧这些都不是问题balabalabala.....

由上所鉴,烛龙大学不愧是一所富有传奇色彩的大学。

至于烛龙大学的校长,更是一个比他的学校更具有传奇色彩的人。全校见过校长真正的模样的人,简直屈指可数。关于他的传说,却从古至今都没有停止过:

什么面不改色地吃下谢教授准备的晚餐事后还能愉快的搓麻将;什么调戏欧阳校医后还能安然无恙地跟风广陌老师喝酒;什么和腐女子研究会成员一起撮合陵越学长和百里屠苏学弟……等等这些所有人敢想都不敢做的事情,这位校长都曾经一一尝试过。更重要的是,校长曾经当作者的面调戏闻人菇凉,因此,很少有人见过校长了。

而教导主任紫胤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相传,紫胤年轻时跟着一群小伙伴一起炸了一所大学,而那所大学还是紫胤的母校。你看,多么熊的孩子啊。紫胤主任喜欢闷在办公室里面,虽然掌握大权却很少使用。座下有两位学生,对自己的学生很护短。没事的时候喜欢跟禺期、清和一起交流交流心得体会。

哦对了,还有校医欧阳少恭,也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之一,凡是招惹过他的人,除了校长以外,下场都很姨妈。欧阳少恭惹不得,当了校医的欧阳少恭更惹不得。据说,欧阳少恭曾经和自家亲梅竹马相恋,后来青梅竹马去了美国留学,也是一番遗憾啊。

再说说沈夜,沈夜教授主攻化学,而亲自教出来的学生却是机械学。被恨妄想症晚期,口头禅为“你果然恨我!”“你原来恨我!”“你们都恨我!”基本上围绕‘恨我’。是唯一一个知道谢教授的生化武器的厉害还是会吃下去的人,所以是校医室和医院的常客。

总而言之,欢迎来到烛龙大学,希望你能安全的度过大学四年。

2.

大家好,我是李狗蛋,但是我现在不叫李狗蛋了,人称玉树临风李时泊。为什么我老妈会给我取这么一个名呢?俺妈曰:“名字取得接地气容易养活。”可是,这名字也太接地气了吧!

不说这个。

今天下午没课,整个宿舍的人都窝在铺上干自己的事情。

一个宿舍有4个人。我住在上铺,我的下铺是一个混血人,叫做乐无异。完全一个土豪,富二代官二代,经常一身穿得金灿灿的,闪瞎我的狗眼。性格活泼开朗,自来熟,人缘不错,挺受大家欢迎的。标志为头顶的呆毛。

对面铺上铺是一个木头脸(兰生语),叫做百里屠苏,据我半年的观察,这孩纸不过是不善于言语,外冷内热,人挺好的。虽然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不过对待熟人会多说几句。是紫胤主任的小徒弟,师兄是大三的陵越学长。

而对面下铺睡的是陵越学长的弟弟,叫做方兰生。要问为啥这俩兄弟姓氏不一样,这就说来话长不得不长话短说还不如就此不说。特别别扭的一孩纸,不过厨艺却是顶呱呱,和乐无异并称我们宿舍的两大厨神,平时都是他给我们开小灶。

“话说,当初你们都是怎么想报考这所大学的啊?”我没什么事干,又忍受不了宿舍里安静的气氛,当然第一个挑起了话题。

乐无异放下手中的偃甲,歪头想了想,我看见他头顶的呆毛跟着他的动作一起摆来摆去。

“我是听说师傅在这里我才来的。”他说的师傅就是机械学的谢教授。

“无异我知道你崇拜谢教授但是能不能擦擦口水?”当然我没说出口。

“兰生,你呢?”

方兰生愣了一下,眼神里有点犹豫不决,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是觉得这里的医、医学系很好,才、才不是为了看襄铃才报考的!!”

我瞬间懂了,襄铃是一个很可爱的妹纸,好像是屠苏和兰生的高中同学。原来如此,呵呵呵呵。

屠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把脑袋凑过来了,听完兰生的回答后,我隐约听见了他不屑地亲哼了一声。

兰生一下子就怒了,“木头脸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_←。”多么高冷的回答。

为了阻止两人之间的撕逼大战,我机智地把话题转到了屠苏身上,“屠苏,你又是为什么报考这所大学的?”

屠苏没有丝毫犹豫,“因为师兄在这里,恩,还有师傅。”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怎么好意思嘲笑兰生啊?!果然师兄才是重点,师傅是后来才想到加上去的吧!

虽然心里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弹幕跑了出来,但是我外表还是平静如水的。

“那么,这个话题就这么结……”

“诶,时泊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报考这所大学的啊?”无异打断了我的话,并且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默。

“嗯,我突然想起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晚上不用帮我打饭了回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跑!……跑!…屠苏放开我的衣领要窒息了要窒息了放开啊!!!

逃脱未遂,我只好默默地说出了真相——

我家在遥远的K市,K市的大学虽然也有,但是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从小到大都想脱离这片苦海。于是,在同学的怂恿下,我志愿填了烛龙大学。

说实在的,我对除了K市以外的所有地方都不熟悉,但是同学特别善良地告诉我:“烛龙大学环境特别好,金碧辉煌,里面有山有水,比得上H市的美景。而且烛龙大学的人长得帅长得漂亮,女神男神随便捡,无数宅男宅女的桃花源,每年都有无数学生想要报考但是没被录取呢!看在这么多年的同学份上,我就跟你说吧,我听说,烛龙大学其实是国家政府暗中弄的一个挑选人才的特殊学校,你进去,万一被看中了,那一辈子就寝室无忧了!怎么样,心动了没!”于是我就报考了这所大学还成功被录取了。

“我说完了。”笑吧笑吧笑吧哥哥我不在乎了(T_T)

“啊哈哈哈哈哈!!!时泊你傻啊!!!这种话你都信!!!”无异和兰生憋笑憋的难受,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我把最后的一丝希望投向屠苏,结果这孩子也憋得脸红得像苹果一样。而且他还一脸郑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加油,也许有一天你真的会被看中的,未来的国家栋梁。”

“啊哈哈哈哈哈对啊!以后升官发财了记得养我们啊时泊!!!”

特么的我怎么尽交些损友!


评论

热度(7)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