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那个男人

#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小学生文笔就当打发时间吧

#结局傻白甜

#好吧以下正文


《那个男人》


有个男人爱着你 用心爱着你

那个男人爱着你 彻底爱着你

他情愿变成影子 守护著你跟随着你

那个男人爱着你 心却在哭泣

还需要多久 多长 多伤

你才会听见他没说的话

坚强像谎言一样

不过是一种伪装

他只希望有个机会能被你爱上



还需要多久 多长 多渴望

你才回头想他 贴在他的身旁

微笑像谎言一样

是最起码的假装 眼泪只能躲藏

那个男人爱着你 忘记了自己

从此他小心翼翼 静静等待爱情

他情愿选择相信 为了你不言不语

那个男人爱著你 深埋在回忆

无论要多久 多长 多伤

他还是爱着你 一如往常

就好像一个傻瓜

对著那空气说话

他会不会有个机会能被你爱上



还需要多久 多长 多渴望

你再回头想他 贴在他的身旁

微笑像谎言一样

是最起码的假装 眼泪只能躲藏



那个男人就是我 你知道吗

还是知道却假装不知道吗

问到沙哑你 也不会回答

还需要多久 多长 多伤

你才会听见我没说的话

坚强像谎言一样

不过是一种伪装

我只希望有个机会能被你爱上



无论要多久 多长 多受伤

我还是爱着你 每分每秒一样

就好像一个傻瓜

对着那空气说话

等着被你爱上


>>>


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该制裁的人也被制裁了,结子老师的仇也报了。按理说,大家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可是,龙崎郁夫却死了。


死因是自杀。


说来也可笑,傻傻地以为段野龙哉死了,所以想去陪对方,可是最后的结果是,段野龙哉被附近居住的人救了回来,而龙崎郁夫却因为太阳穴中弹死了,孤独又寂寞地死去了。


在龙崎郁夫的葬礼上并没有多少人前来,来的只有第二警署的同事和蝶野。谁叫他身前都没怎么和其他人交往呢?

所有人都沉默着,隐隐约约还传来吸鼻子的声音,这就是他们送他的最后一程了。

以后的新宿第二警署,就不会有个叫龙崎郁夫的王牌存在了。

日比野美月抬起哭红的双眼,看了看四周,然后低下头低声地笑起来,像自嘲,像讽刺。

——那个人没来。

你看吧,段野龙哉是多么的无情,你死了都不来见你最后一眼,亏你还这么的……日比野美月没敢继续想下去。

而直到龙崎郁夫的尸体被熊熊火焰给包围,段野龙哉也没出现。

可日比野美月仍旧把龙崎郁夫的遗物交给了那个自称是段野龙哉的副手的人,“龙崎先生应该是希望能呆在段野龙哉的身边的,他生前没能做到,我希望他死之后能够实现这个愿望。”然后,含着泪看着对方慢慢走去。


>>>


段野龙哉从死神的刀下捡过一条命醒来后,在医院里躺了几天,就出院了。

而从深町那儿听到龙崎郁夫的葬礼的消息的时候,段野什么话也没说,也没什么表情和行动,只是默默地叫深町买了一份蛋包饭回来,一个人默默的吃了一半,没人知道另一半是就给谁的,也许是知道是谁却没言明吧。

他的确没有勇气面对龙崎郁夫的尸体,即使他曾经说过不去管对方的生死,但事实却不然。人就是总口不对心的这样一种生物。

最终,段野龙哉只是让深町带着花去了葬礼。而自己就呆在办公室里发呆,他现在是拒绝和任何一切与龙崎郁夫有关的东西接触的。

没想到深町却从葬礼中带回了龙崎郁夫的遗物。

忍住让深町把这些东西都扔掉的冲动,段野龙哉慢慢地打开了那本小小的笔记本。

【至Ta酱:

也许你别人看到这本笔记本时,我已经死了吧。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希望的那个人,但是也请你看完之后,能够交给他,谢谢。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


也许是那个男人送我到“乐园”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也许是你每次在我受欺负时挺身而出,教我要还手的时候;

也许是在我们分别很久后突然在学校门口遇见你的时候……

似乎有很多很多的时刻,我深爱着你。


我无法忘记那天你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站到学校门口【似乎你也没有穿过其他颜色的】,许多女孩子对你面红心跳,我愣愣地站在那儿,你微笑着走过来,对我说:“郁夫,好久不见。”

阳光暖暖地打在你的脸上,柔和了你的棱角,我的心似乎跳得很快,我自顾自地将它定性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可是天气热是影响不到我的心跳的。

你问我想不想帮结子老师复仇,我不会告诉你我心里其实有点小小的失落,因为你并不是为了我而来找我。我也不会告诉你其实我对帮结子老师复仇这件事并不是很执着,即使我深爱着她。

但我知道你执着,而且我也改变不了你,或许除了结子老师没人能改变你自己。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陪着你吧。或许多个人,就不会那么孤单了吧。


——我会陪你到最后的,Ta酱。


>>>


今天我又想起那一晚在乐园的事了,可我却没敢对你说。

因为我不知道我对你来说是什么,也许当初找我做同伴只是因为那天晚上只有我目睹了一切,除了我之外,你确实也有更好的人选。

虽然有点不甘心,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

所以我怕,我怕我的价值利用完以后,就要和你分别了。

可我还是对你说了,我没办法对你隐瞒。

你对我说,不管结子老师是什么人,她都是我们最亲的人,别忘了我们的目标。

说实话,我有些犹豫了。

我想说点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口。


——看看我吧。


>>>


你果然对我说了分道扬镳这种话了,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虽然知道是为了我好,最忍不住的心疼。

你一个人去复仇了,我终于等到你丢下我的这一刻了。

说好的一起走到最后呢?我不会食言的。

既然Ta酱不想要我作为你的搭档去的话,那我就作为龙崎郁夫去找你吧。


——我们可是双龙,我怎么能抛下你不管呢?



段野龙哉小心翼翼地合上笔记本,看着笔记本背后的那一行小字:好想对你说爱,可我却没资格去爱。苦笑着。

眼睛是干涩的,似乎挤不出一点儿眼泪了,段野龙哉有些自嘲地笑笑。

他现在终于明白深町说的日比野美月那带着讽刺的眼神了。

是在讽刺我不懂郁夫啊……

“真是……笨蛋郁夫……”

到头来,你还不是食言了吗?说好的陪我到最后呢?


——那我就只能去找你了……


“今日凌晨三点,新宿最大地头龙段野龙哉的尸体于郊区一栋废旧的房屋里发现,死因为自杀。”


>>>

“Ta酱?!你怎么来了?”

“笨蛋郁夫,当然是一起走到最后啊!”

“……那个,Ta酱……”

“我也喜欢你。”


评论-7 热度-26

评论(7)

热度(26)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