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时空乱流(短打完结)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大概就是郁夫遇到了小时候的龙哉和少年时期的龙哉的故事


>>>

龙崎郁夫觉得自己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所以产生幻觉了。

在他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床上出现了一只小孩(大雾),好吧是一个小男孩,而且这个男孩还意外地长得像阿龙小时候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Hey,man.仔细想想昨天晚上自己有没有喝酒虽然龙崎郁夫醉酒后只是单纯的睡觉但不排除特殊情况让他不知道从哪里拐来了一个男孩,而且还长得像阿龙。

——也许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在醉酒这一条理由不存在后,龙崎郁夫开始进行自我欺骗。

他,闭上眼,又睁开眼。

——不不不,再来一遍,那只是幻觉!

又闭上眼,睁开眼。

几番尝试也无果后,龙崎郁夫开始接受自己一个警察拐走了一个小孩的事实。

——好吧,先不考虑拐卖儿童会被判几年的牢狱,自己警察这份工作肯定是丢了,这样子就帮不上阿龙了!

“喂,你是谁啊?”

还在纠结中的郁夫并没有注意到床上的那个男孩已经醒来了这件事。

男孩揉了揉眼睛,虽然知道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陌生的人,但却没有多大的反应。

——Oh,My God!看来杀人灭口似乎不行了,好吧我也只能想想。

“你是谁?”稍微明白一点儿情况了,男孩有些紧张的再次询问了一遍。

这些小动作也全被龙崎郁夫收入眼帘。

——真的好像阿龙啊!

“结子老师呢?郁夫呢?”仍旧得不到回答的男孩逐渐有些着急了,他摆弄着小短腿跳下床,光着脚板站在地上,眼神警惕又带着一丝胆怯。

——等等?!不会真的是阿龙小时候吧?!

“那、那个,不用怕,我不是坏人啦!真的不是坏人!”

小龙哉表示醒来看不到结子老师和郁夫很心塞,不过,眼前的这个大人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眼熟?那团卷毛总是让小龙哉想起同样卷毛的郁夫。

也许卷毛的人不是坏人吧。他这么想。

“那你是谁?”小龙哉挪了挪脚步,让自己尽量不被包围在一处。

“那个……”郁夫有些纠结,总不能说‘我是20年后的龙崎郁夫,请多多指教’这种话吧?一定会被当做变态的!

“……我是结子老师的朋友,是她托我照顾你的。”关键时刻,还是搬出了结子老师的名号。

小龙哉狐疑地看着对方,明显不是很相信。

“真、真的啦!我要是坏人的话,早就对你动手了!”

说得也是。小龙哉摸摸下巴思考,要是想对我一个小孩做点什么,应该早就动手了。

“姑且相信你吧。”

龙崎郁夫悬着的心终于掉回来了。


——不过,现在要怎么办?!!

一大一小的两只坐在床上干瞪眼。龙崎郁夫的家很简洁,说白了就是啥都没有。例如电视、电脑、电话……这些都没有。

尴尬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房间,龙崎郁夫感觉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就会被这压抑的气氛给窒息致死了。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阿…龙哉?你有什么同龄的好朋友吗?”

小龙哉大概也是受不了这种气氛了,难得地搭理了别人,“有…应该算有吧。”

肯定是我啦!龙崎郁夫在心里对自己摆V字手,虽然面部没什么表情。“那个人,是怎么样的呢?”

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是个笨蛋,又胆小又爱哭鼻子,像个女孩子一样。”

——原来我在阿龙心目中就是这样子吗?!QAQQQQQ

“不过,那也不坏啦。我会保护那家伙的,那家伙就这么天真的活下去也没关系。”

——诶⊙▽⊙

说完,小龙哉还有点小脸红。

感动得想哭的郁夫决定以拿牛奶为借口躲到了冰箱附近悄悄地抹眼泪。

我才不会说我是想起小时候阿龙保护我的画面有些感动呢!

等他收拾好情绪,拿着牛奶转身时,感觉好像有片阴影打了下来。

还没缓过神,一个拳头就猛地朝脸上揍过来,龙崎郁夫凭借警察的基本素质本能的躲过了那一击。对方似乎有些诧异,抓住这个机会,龙崎郁夫低下身绕到对方的身后,一个过肩摔把对方打倒在地上。自己坐在对方身上,双腿抵着对方的膝盖。

这时候,龙崎郁夫才有空来欣赏一下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大胆擅闯民宅还袭警。

“诶?!”这不是阿龙中学的时候吗?!!What the hell?!!

“你想干什么?!”少年龙哉挣扎了几下,见逃脱不了后,眼神凶凶的盯着身上的人。

龙崎郁夫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是你自己先动手的怎么搞得像我欺负你一样啊!

“是你先袭击我的,我这只是自卫而已,话说,你私闯民宅还袭击了我也不说对不起吗?”虽然知道对方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不过心底忍不住起了捉弄对方的心思。

少年龙哉此刻也冷静下来了,听到郁夫的一番话,也觉得是自己的错,但是作为黑道这样低声下气的道歉似乎不太好。

仿佛知道了对方的小心思,郁夫嘴角勾起危险的笑容,“嗯?”简简单单的一个鼻音。

好吧在实力面前什么鬼黑道的尊严都是扯淡的。

“……对不起……”半响,少年龙哉才低声说道。

该捉弄的也捉弄完了。龙崎郁夫决定先让对方站起来再说其他的。

“刚才我还在巷子里和……一些人打架,下一秒就突然出现在这里,所以……”

龙崎郁夫摆摆手示意没关系,他拉过对方在床上坐下,自己又跑到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了医疗箱,又跑回来蹲下,小心翼翼地帮对方包扎伤口。

边包扎边抱怨,“你才多大?就整天打架,打残了怎么办?”

说到这儿,郁夫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还在上高中,那个时候开始,段野龙哉就经常带着一身伤回家,自己也像现在一样为对方包扎来着。可惜那样的日子只能存在于回忆了,现在一个是警署的王牌警察,另一个是黑道少当家。连见面都很困难。

“你这样打架,你家人会担心你的。”不知不觉语气就沉重起来了呢。

少年龙哉突然沉默了,一会儿等郁夫包扎完毕才弱弱地回答,“我知道了。”

龙崎郁夫很欣慰的点点头,手悄悄地伸向对方的脑袋好好的揉了一把。

之后也教育了对方很久很久,相信这段日子他都不会出去打架了吧。

也像第一次小龙哉一样,在郁夫转身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就消失了。

——可能是梦吧。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空气里没有留下有人来过的气息,一切的一切都像一场梦,真实又虚幻的梦。

「嘀嘀。」左胸口传来一阵震动,龙崎郁夫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的翻盖手机。

打开手机,上面显示有一封未读短信。




From:段野龙哉

To:龙崎郁夫

郁夫,老地方见。




From:龙崎郁夫

To:段野龙哉

阿龙,今天我不怎么想见你了,下次吧。


深町表示自己好心塞,自家Boss对着手机发了好久的呆自己喊也喊不醒,而且还莫名地散发着低气压这是怎么呢?!


当事人龙崎郁夫表示,今天看到两只阿龙已经满足了,自己的那只就先放一放吧。


莫名其妙的被放置play的段总心塞塞地看着手机里郁夫发来的短信,思考了一下发短信的人不是郁夫的可能性。


评论-1 热度-41

评论(1)

热度(41)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