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龙ABO】see you again(02)

#莫名其妙的文风OTZ

#总之我来更新了(★・'ε゚)ノ


02.


“听说又出现了。”

“什么?”

“就是那个啊……”

“那个?”

“……最近在一些公园的附近,经常发现Alpha的尸体,身上全部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有人说……”

“…那是Omega的复仇…”


>>>


夜色降临,新宿的街道不比东京的繁华,却也红灯绿酒。男人女人都像第二天要春游的小学生一样欢呼雀跃着,声音久久盘旋在空中,给夜晚增添了一分活力。

大大的落地窗倒映了两个人的影子,也看得见外面的绚丽的霓虹灯,不仔细看还以为置身在喧哗的街道。在稍微安静点的咖啡店中,安静很正常,可这一片,却静得可怕。

段野龙哉拿着酒杯在手上把玩着,银丝边的眼镜下面,一双深邃的眼睛微微眯着,慵懒地靠在小沙发上。只见他饶有趣味地勾起嘴角,像猎人发现猎物一般,话里带着愉悦的信息。

“哦?你是说,犯人可能是个Omega?”

无法想象,像段野龙哉这样的人会是一个Omega。

龙崎郁夫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牛奶,玻璃杯被握在手心不禁有了一点儿温热,牛奶滑过喉咙带来一股暖流以及弥留在口腔中的甜腻的奶香味。

“嗯,当然这只是猜想。我在案发现场闻到了很淡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掩盖住了信息素的扩散,我猜那应该是种抑制剂。”

虽然说Omega被大多数人看作是弱势群体,弱小、无能是他们的代名词。

或许,就是这些可笑的代名词引起了这一系列的杀人案。段野龙哉稍稍仰起头,镜片反光使人看不清他的眼,柔和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有种难以言明的美感。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去查查看的。还有那个坂田羽博,我也会叫人盯着的。”半响,他回答。

龙崎郁夫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ta酱!话说……”

龙崎郁夫往段野龙哉的方向靠近了一点儿,轻轻地嗅了嗅,说:“……ta酱,你身上的味道有点儿浓……”龙崎郁夫有些担忧地看着对方。

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度过对于Omega来说最艰难的发情期的,或许是根本没有发情过,一直用抑制剂在推迟。

段野龙哉皱了皱眉,习惯性地安慰对方,“我没事。”并且在精神上悄悄地抚慰着对方的神经。

“ta酱……”龙崎郁夫皱起眉头,欲言又止。

还未说完的话语就被一只大手给打住了,段野龙哉像多年前的那时候一样,揉了揉龙崎郁夫的一头卷毛,“没事的,郁夫,我会好好的活着,活到帮结子老师复仇完,所以不用担心我。”

“可是……”龙崎郁夫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郁夫,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活。”

说完这句话,段野龙哉就起身离开了,留下郁夫一人,坐在那儿,呆呆地看着牛奶。

——Ta酱……


>>>


时间牵过我们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未来。等待着我们的,也许是黑暗,也许是光明。

连续杀人案已经在社会中引起巨大的恐慌和混乱,每个Alpha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而一些被性别歧视压迫已久的人们,趁着这个机会引起社会混乱。

警视厅已经有文件下来了,决定成立特别行动组来解决这一次的案件。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干这种事啊?”日比野美月烦躁地看向桌子上摆着的小山似的文件,她揉了揉手腕,皱起眉头,抬头看了看白色的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整理了两个小时了,根本什么也没有发现。居然打发我们做这些事,啧。”

面对自己的搭档的怒火,龙崎郁夫也没敢说什么,他弱弱地拍拍对方的背:“日比野小姐,那个,呃,不要生气啦。”他看了看时钟,“快到下班时间了,不然我们先离开吧。”

终于能离开这个令人烦闷的房间,日比野美月的心情也稍微变好点,“好吧。”

打开门,其他人匆匆忙忙地走过,显然也在为案件忙碌着,白纸与白纸之间的摩擦发出嘈杂的声音。

“能早点找到犯人就好了。”日比野美月看着这一场景,愣愣地说。

“嗯。”

胸口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龙崎郁夫有些慌慌张张地拍了拍日比野美月,“那个,日比野小姐,我、我先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然后就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诶?龙……”回过神来的美月伸出手臂想拦住对方,却没赶上。“……那个方向,不是厕所啊……”

日比野美月莫名其妙地望着对方离开的身影,“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龙崎郁夫随便找了个没人的房间,躲进去,拿起白色的手机,看了眼上面显示的短信发送者:段野龙哉。


From:段野龙哉

To:龙崎郁夫

HOT BAR

本田明

【图片.rpj】


“HOT BAR”?酒吧吗?看来晚上得去这里看看,找到这个人,也许就能找到突破口。

龙崎郁夫低下头,把短信删掉,再把手机塞回原处,淡定的走出去。

“日比野小姐该等急了吧。”


评论(1)

热度(20)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