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頔】毕业旅行日记(成都篇•上)

【歌頔】毕业旅行日记(成都篇)

↗说是日记然而跟日记搭不上边

↗别看我,我记不住人物

↗有私设,有脑补

↗原作太少只能自己补,OOC注意

↗好久没写我有点手生,快来喷我

↗普通的小短篇请带着普通的心情看

1.

梦想之夜的成功落幕,给这短暂的大学四年落下了帷幕。

大一那年,走过的陌生的盲肠小路,抬头看见的也不再是故乡的蓝天白云,懵懵懂懂地相遇相知相识。大四这年,缓步走过教室走廊,恍惚听见谁和谁的争吵,谁在这儿疯狂奔跑,迷迷糊糊地离开这个呆了四年的大学。

毕业之后,每个人都分道扬镳,各自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道路。许诺意外地没有进入唱片公司,而是打算跟着言蹊去法国,一起去求学。魏歌很幸运地被签约了,很快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其他人也有了自己的归宿。而安頔,对未来却还没有计划性的规划。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反正这篇文不会写到╮(╯_╰)╭

好不容易逃离了学习的苦海,两个乐队的人打算一起出门旅个游,毕业旅行,当做最后的聚会。
3

2.

第一站,四川成都。

成都的风景的确不错,不算刺眼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斑驳地照在石板路上,时不时微风拂过发梢,又悠闲地飞向荷塘,惹得淡色的荷花在空中摇摇欲坠。而人来人往的游客则带来一种不是看风景而是看人的既视感,热闹的样子让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安頔却没空欣赏这样的美景了。

“好点没?”魏歌在附近转了一圈,最后回来嘴巴叼了一根冰棒的木棍,当然他也没忘记给安頔带上一瓶矿泉水。

安頔晕车,公交巴士客车他不晕,但是晕出租车。这件事很少人知道,除了当年不小心被许诺知道了,对其他人都保密得好好的。

可惜这次全暴露了。

安頔捂着嘴蹲在树荫下,胃里一团乱麻的感觉让他分分钟都想吐出来。他艰难的抬起手接过魏歌递过来的水,扭开瓶盖,小小的抿了一口。

魏歌看到安頔皱着眉头,卷成一团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挑起眉头,“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还晕车啊?”

“你管我!”安頔不爽地瞪过去,可惜那红红的眼角让这杀伤力不小心降到了负值。

看到这一幕,魏歌笑得更开心了。

晕车怪我咯?谁叫景区的接送车不是巴士而是面包车啊!安頔在心里不爽地想,心情简直糟到了极点。

突然,一双手搭上了安頔的肩膀。

安頔猛地回过头,看到放大了的魏歌的脸,全身的肌肉都僵住了。

“你、你干什么啊!”

“按摩啊,这样你会舒服一点。”魏歌好笑地看着对方的反应,手上也不忘一上一下地按摩。

好像是要舒服了一点……安頔忍不住放松了身体。

魏歌注意到安頔脸上的表情的变化,突然邪魅一笑,手上加大了力度。

“我艹!!魏!歌!!!”

3.

说到成都的小吃和工艺品,那就是锦里古街了。一路上满满的都是香味,让人忍不住被吸引过去。

小小的一条路上挤满了人,一不留神就会分散,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这些人怎么都不能安分点,唉……”魏歌往四周看了看,印入眼帘的全部是莫不相干的陌生人。

那么大的人也不会丢这样想着,魏歌也不管其他人了,自顾自地闲逛着。

可惜,他对吃不执着,对那些工艺品也没什么特别喜爱,晃来晃去也没买什么。

忽然,魏歌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颤颤巍巍的在空气中盘旋。

魏歌是搞音乐的,虽然不会吹,但是欣赏总会的。

顺着声源处走去,入眼的是一家陶笛店,夹在一条美食街的中间,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意外的很符合气氛。店里各种各样的陶笛挂在墙上,像风铃一样。

不过风铃没有这么贵。

一只脚踏进店铺,魏歌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

“原来在这啊。”魏歌小声说。

稍稍走过去,从后面看到安頔鼓着嘴巴对着陶笛吹,眼睛专注地盯着放在桌上的乐谱。

“你喜欢吹笛子啊?”魏歌漫不经心地扫过店面。

安頔身体明显的一震,“没、没啊,我只是进来看看顺便就买了……”我解释什么啊!

“感觉不错嘛,比你弹吉他好多了。”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安頔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情不错的他决定今天不和魏歌计较。

“借我吹吹。”还没等安頔反应过来,魏歌就扯过挂在安頔脖子上的陶笛对着乐谱学起来。

“卧槽你!……”那个笛子我刚用过啊!你、你怎么不擦一下啊!还有靠太近了啊!!!安頔整个人都僵住了,下意识地想夺回笛子。

“别动。”魏歌瞥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

魏歌比安頔高一点,低下头安頔的眼睛正好对着魏歌的眼睛。魏歌眼睛下垂,安頔一睁眼就能看见他浓密的睫毛,长长的,打在脸上有淡淡的阴影。

对方呼出的鼻息热热地喷在安頔脸上,安頔感觉脸上有点烧,他安慰似地想,大概是这里太热了吧。

不得不承认魏歌音乐天赋比自己高,刚接触没几分钟的乐器也能用得很好。

“你好了没……”安頔见对方没了动静,便摇了摇魏歌。

“啊,好了。”魏歌低低地应了一声。

安頔就静静地等着魏歌放开他的笛子,结果魏歌放是放开了,但是又抓紧了安頔的手。

“你你你干啥啊!!”安頔激动地大喊,脸刷地红起来了。

“安頔,当初那么对你是我不对,现在我们都毕业了,和好怎么样?”魏歌直直地注视着安頔的眼睛。

安頔被盯得有些发毛,手又挣脱不开,也没注意对方说了什么就应,“好好好,你能不能先放开。”

手得到释放,安頔想都没想就往外面走,走到门口,安頔突然停住了,转过身,“喂,你走不走啊!”

魏歌心满意足地看到对方红红的耳尖,大步走上去,也不管安頔的反抗,手搭在对方肩上,强迫地推着他往前走。

“对了,许诺他们好像在那边。”

评论(2)

热度(27)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