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頔】Dreaming

【歌頔】Dreaming


↗日更get

↗莫名其妙的文

↗写的不好求喷,另外求投喂,好饿啊,只能割自己的肉

↗食用愉快!


又是一年毕业季,六月的微风吹过教学楼,吹过操场,吹过羊肠小道,吹过每个人的心,颤巍巍的,又飞旋着向远处离去。

安頔邀着舍友,一句有说有笑地走向球场,这是最后一期聚在一起打篮球了。

球场此时早就没了空的篮筐,安頔皱起清秀的眉头,侧过身避开侧面飞过来的篮球。

“比一场,怎么样?”

魏歌和其他人站在旁边球场的篮筐下,笑着说。

安頔愣了一会儿,他垂下眼睛,“好啊。”


安頔从初中开始就认识魏歌了。

他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包括许诺,只有他自己和魏歌知道,当年那段青涩的往事。

那时候魏歌还没有学习吉他,也没有把弹吉他当做梦想,反而对篮球很是热爱。

安頔也没现在一样对魏歌抱有浓浓的敌意,也没有现在的急性子,那时的他,更温顺更率真。

同样热爱篮球的两个人像众多人一样在篮球场上相遇相知相熟。

没有小说里惊心动魄的相遇,只是简单的看到对方在球场上的身影,被吸引住所以停下脚步,然后静静地等对方下场后,拿着一瓶冰水走过去,笑着说,“跟我组队,怎么样?”

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地腻在一起,整天窝在球场1v1,或者合伙欺负其他人。

两个少年还没发育完全的身体和略显稚嫩的脸虽不帅气,但在初中那个阶段,也算是一道风景。

安頔拍拍脸,接过来自队友的传球,快速转身,上篮,然后进球。

他慢慢地走下球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靠着,失神地看着跟海水一般蓝的天空,记忆模糊。


后来呢?

后来,魏歌放弃了篮球,原因安頔倒是记不清楚了,但他却清清楚楚地记着那天两个人为此争吵打闹的身影。

那天,他们吵了一架,吵着吵着便升级为火热的打架。

初中的时候,安頔就没有魏歌高,大学了,安頔还是比魏歌矮了那么一点,打架也还是像以前一样,总是输。

那一次,也一样。

安頔被魏歌一拳重重地打在地上,神情恍惚地盯着天空,校园里早就没有了人的踪影,只有淡淡的夕阳从西边斜斜地射过来。

那一刻,安頔感觉听力格外的灵敏,耳朵里不断传来树叶被风吹得沙沙的声音,还有自己沉重的喘息。

艰难地坐起来,喉咙干燥得火辣,安頔张了张口,没说什么,继而又挫败垂下头颅。

魏歌看着安頔脸上淤青红肿遍布的样子,无奈地叹气,朝着安頔伸出了手,果不其然,被拍开了。

魏歌也不在意,绕到安頔旁边坐下来,半响,他说,“抱歉。”

安頔没说话,把头埋在手臂里,遮住眼里的不甘和悲伤。

魏歌安慰似的拍拍安頔的头,用手长的优势将他拥在怀里。

安頔猛地将魏歌压在水泥地上,抓住对方的衣领,像饥肠辘辘的幼兽一样,疯狂地亲吻着魏歌,直到对方的嘴唇被狠狠咬破,溢出猩红的血。

安頔每每回想起这幕,总是忍不住捂住眼,深深的后悔。谁都有年少轻狂脑袋发热的时代。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毕业那天,安頔没跟魏歌说过一句话,整个人都阴沉着脸,仿佛不是毕业而是考试一样苦大仇深的表情。看得魏歌苦笑连连,却什么也做不了。

最后的最后,魏歌找到了安頔,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到底说了什么呢?安頔是真的不记得了,总觉得很重要,却又很模糊。

后来,魏歌去了外省读音乐学院附中,安頔就守着他的篮球,守着他的故乡,偶尔也会忍不住碰一碰吉他,却也没有认真的学习过。

直到大学的再次相遇,安頔都没有跟魏歌联系过,即使对方慷慨的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

遗憾总是有的,有些东西,并没有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来了。


安頔从初中开始就在追逐着魏歌的背影了,这个事实,这一次,只有安頔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某天体育课上,走过操场旁的树林,透过稀疏的树叶,看见阳光下闪耀着的魏歌,也许就是那一瞬间,被吸引住了吧。说到底,最开始被吸引的,就是安頔罢了。

打篮球也好,学吉他也罢,都是安頔固执又孤独地追寻着魏歌的背影。


“怎么,这就不行了啊?”魏歌用毛巾擦擦汗水,在安頔旁边坐下。

“没有。”安頔显然不是很想搭理他,闷闷地敷衍回答过去。

魏歌轻笑一声,“过了这么久,你还在生气啊?”

“没有。”

“从那以后,你都没联系过我,还说不生气?”魏歌歪过头看他。

“没有。”

安頔目光始终注视着球场,眼神闪烁,看不出在想什么。

魏歌见状,也不说话了,沉默的气氛在空中弥漫。

“对不起啊。”半响,魏歌说。

“……”安頔沉默,“我没生气。”

“嗯,我知道。”魏歌镇定的说出意外的话语。

这下又轮到魏歌沉默了。

“我很生气,”安頔坐下地上,粗糙的水泥地磨得皮肤疼疼的,他抱着腿,脸埋在手臂里,闷闷地说,“当初也是,现在也是。”

“嗯,我知道,抱歉。”魏歌宠溺地揉揉对方的头。

“我不是要你的道歉,该道歉的应该是我……”安頔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对不起……”

“嗯,没事。”魏歌放下手,搭在椅子上。

又是一片沉默。

突然,魏歌开口了,“下次再一起打球吧。”

“弹吉他也行,我可以教你,干什么都行,我们两个一起就行了,像以前一样。”

安頔愣了愣,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点点头,“好啊。”


微风徐徐吹过,吹来美丽的黄昏,和那声淡淡的话语。

“下次再一起打球吧,我们两个一起。”


评论(8)

热度(21)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