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頔】毕业旅行日记(成都篇•完)

↗成都篇完了!估计等我把顾源×席城开个坑填完后就来写杭州篇或者上海篇

↗食用愉快

7.

排队排了很久,终于轮到了安頔和魏歌两人,两人凭着身长腿长的优势,赶紧霸占了最后一排的好位置。

沿途的风景很美,柔和的阳光照在地上打上浅浅的阴影,和煦的清风轻轻划过,惊动竹林间觅食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

到了山顶,魏歌自然地走到地图旁端详了一会儿,回过头,发现一直呆在身边的安頔不见了。

“这家伙……”魏歌忍不住咬牙切齿,团队里的人比小孩子还难管,小孩子还蛮可爱,不过安頔有时候也蛮可爱的就是了……

魏歌想着想着老脸一红,我不是吧…冷静冷静…红眼睛的时候真的像只小兔子,而且皮肤也很白很滑……

“诶!魏歌!你跑哪呢?!我一直在找你!”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魏歌虎躯一震(雾),魏歌僵硬地转过身,尽量平复呼吸和心跳,“是你自己跑远了吧。”

“……好像是哦,”安頔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看着魏歌,“诶,魏歌你脸好红啊?不会是看到美女了吧~”说罢,还用手捶了捶魏歌,嘿嘿的笑。

魏歌冷静下来,接过安頔的拳头拉住手臂往前一拉,让安頔失去重心往前倒,掉进自己怀里搂住,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手还不忘往安頔腰间缓缓移动,“没有看到美女,不过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安頔愣愣地没敢动,半响后一把推开魏歌,脸红红地快步走进建筑物里,头也不回。

“好像调戏得有些过头了?”魏歌得意地笑起来,完全没感觉到歉意,也赶快跟上安頔。

8.

“安頔!安頔!等等啊!”魏歌一个箭步冲上钱一把抓住安頔,扳过对方的肩膀,强行让安頔面对自己。

安頔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眼神闪烁,低着头硬是不看魏歌。

魏歌想让安頔抬起头,不过安頔一旦拗起来就是十头牛也拉不过来,没办法,魏歌只能弯着身,直视安頔的眼睛,“对不起,刚才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逗你的,真的对不起啦,看我真诚的眼神KiraKira~”

安頔没理他,扭过身自顾自的走,不过脚步明显放慢了。

看样子有戏,魏歌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个赞。

“那里很多人,我们去看看吧。”魏歌二话不说拉起人就走。

房间有些昏暗,拥挤的人群让空气没办法顺畅地流通,像把人放在蒸笼里蒸一样,有热又闷。

从产房里挤出来,安頔和魏歌又出了一身汗,安頔嘴里不断嘀咕抱怨这地方设计不科学,愤愤地冲大门比了个鬼脸。

好不到哪里去的魏歌站在一旁看到安頔这幼稚鬼的行为忍不住暗暗发笑,顺便趁机顺下毛安抚安抚。

“不过,小熊猫小小的一只好可爱,刚出生时不算。”发泄完后,安頔又忍不住赞美了一下幼年大熊猫的可爱之处。

魏歌默,脑海里渐渐浮现出小小的安頔兔的样子,羞耻地捂住了眼睛。

9.

时间慢慢地流逝,指针渐渐地转到了11点,天气有些热起来,太阳也不如早上的和煦,反而有些刺眼。

魏歌赶紧拉着安頔加快了脚步,走到小熊猫的活动场所。

活动场所很大,被密密麻麻的树叶覆盖,没被太阳照射的地方还有些阴凉,很舒服,却只有几只小熊猫在里面活动。

“这里就是小熊猫的活动场所了,看那边。”魏歌手指向一处。

“……哪里有小熊猫啊?”安頔凑上前左看看右瞅瞅。

“哪里啊。”魏歌又指了指前方那坨红灰色的物体。

“别开玩笑了,小熊猫不是这个颜色。”

“……”魏歌沉默不语,“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啊?”安頔歪头表示不理解。

“小熊猫和大熊猫不是一个物种,大熊猫就是黑白色的,小熊猫就是这个颜色。不是说小熊猫就是大熊猫幼年的时候。”魏歌贴心地解释道。

“什么?!”安頔瞬间有种三观尽毁的感觉。

“让我静静。”安頔撑住扶手。

魏歌站在一边,笑容灿烂,“没这么夸张吧。”

“你不懂20多年的观点一瞬间被打破的感觉qaq”

“好好好,走啦。”

10.

辛苦了一天,安頔魏歌一行人早早就回了旅社,除了几个精力比较旺盛的又跑出去逛街之外,其余人都呆在旅社。说是其余人,也只有魏歌和安頔两个人而已。

安頔觉得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多他需要冷静一下。

本来想躲一躲魏歌的,万万没想到,魏歌也留下来了。

“安頔,在吗?”门外响起魏歌的声音。

我不在我不在我不在……死死蒙住身体。

“我进来了。”

脚步声渐渐变大,安頔的心都悬在了嗓子上。

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安頔碎碎念ing

魏歌一进门就看见安頔床上那一坨,包得严严实实的,估计再晚点就得闷死。

“安頔,睡了吗?”

魏歌慢慢走到安頔床边坐下,明显感受到对方的身体往后挪了挪,魏歌的笑意更深了。

“安頔,我好像还蛮喜欢你的。”这可是大真话,不只安頔,魏歌这几天也想了很多,他真的是喜欢安頔,喜欢看对方炸毛的样子,喜欢看他笑的样子,喜欢看他委屈的样子,每一个安頔他都喜欢。

“虽然我们性别相同,但我觉得没关系。”魏歌语气渐渐认真起来,“我知道你还醒着,你也不用躲我,只要你说,我是不会缠你的。”

魏歌说完以后,就没有动静了。很久很久,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相互交织。

安頔小心地把被子的一角掀起来,露出有些慌张的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就被一个巨大的黑影给笼罩了。

“噗……”安頔虽然也是经常健身,奈何抵不住一个比自己高的男人的虎扑,有点痛苦地叫了出来。

这一声倒是吓到魏歌了,他连忙慌慌张张地检查安頔有没有受伤,“没事吧?哪里疼?”

安頔愣愣地看着魏歌慌张的样子,突然扑哧笑出来,“魏歌,没想到你也有这种表情啊哈哈!”

魏歌眼神暗了暗,脸色有点阴沉,两只手快速地压住安頔的手,意味不明地威胁,“很开心?”

“……不不不,不开心不开心。”安頔似乎也觉得不妙,赶忙改口求放过。

魏歌勾起嘴角,“不开心?那我们就来做点开心的事吧……”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根皮带,三两下将安頔的双手捆住,然后慢慢解开安頔的衣扣,手在对方的背上灵活地游走抚摸。

“等、等会!你要干什么?!”安頔惊慌失措,扭着身子想挣扎出去。

“干你,”魏歌还没等安頔回答,就凑上前吻住了那对红唇,顺着唇线慢慢地舔舐,撬开牙关后,顺利的攻占了对方的口腔。时不时挑逗那软软的舌头,卷过来深深的吸允,又轻轻地舔过敏感的上颚,满意地看到对方颤抖的样子,才不舍的退出来。

没有经验的安頔哪经受得住这些,一获得自由话都没空说,就大口大口的喘气,胸口也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运动。

“你你你你!”安頔已经紧张得语无伦次了,整个人都像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样红扑扑的。

“我怎么了?”魏歌挑眉,舔了舔嘴唇,一副谢谢款待的表情。

“你大爷的!快放开我!”安頔狠狠地瞪着魏歌。

魏歌轻笑一声,淡定的无视了对方的威胁,“我刚才好像说错了一句话,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都不会放开你的。”

完。

评论(7)

热度(18)

©千山寒 / Powered by LOFTER